蚂蚁金服 P8 被辞或是因三次绩效不达标,与内网言论无关

javascript/jquery

浏览数:455

2020-6-11

技术编辑:宗恩丨发自 SiFou NewOffice
SegmentFault 思否报道丨公众号:SegmentFault

署名为 cecil 李超的公众号主今日凌晨发文《阿里P8码农质疑 花花董花花 微博被控评后被辞退》,随后该名员工所在部门主管发出言论称:「李超因为连续三次绩效不达标,经整改不符合团队要求,才被团队汰换的。」

cecil李超自述

李超在放出自己的离职证明后,首先质疑自己被辞退是否合乎规定。之后详细介绍了自己在阿里的工作经历,其中谈到 2020 年 4 月 17 日自己在阿里内网发布了一篇质疑花花董花花被微博控评的帖子,并补充说:「平时是不敢的,但想到,下个月我就要辞职了,为众生,也为了将来离开这个体系的自己,勇敢一回吧。」

李超最后表示:「我的诉求很简单,就是公司兑现当初的约定,恢复我的工作,等我的股票归属之后,我也会兑现约定里我的诺言,就是我主动提出离职。」距离此篇文章发布大约 12 小时后,文章阅读量达到了 7 万多, 1500 多在看点赞。

阿里给出的回应

李超文章发布后其直属领导马上做出了回应,文中阐述了李超之所以被离职主因是绩效考评不合格。还专门举例在内网上就算给创始人和合伙人扣分或实名反对也没有人因此获罪反驳李超与外界的猜测。

文末该名领导自我谴责,认为自己管理失当,拖延李超的解聘才造成了此次误会。

以下是回应全文:

今天发帖的李超(花名檀汐)2018年4月入职蚂蚁的时候是在我的团队,我经历了他绩效整改的过程,对他在内外网传播的信息,我想补充我知道的情况。

第一,李超是因为连续三次绩效不达标,经整改不符合团队要求,才被团队汰换的。之所以单方面解决劳动合同,而不是由他本人主动提离职,是因为在整个沟通过程中,李超一直改变主意、拖延时间。

2018年李超年度绩效3.25分之后,2019年上半年我把他调整到了剑清团队,2019年10月,李超因为整体代码产出、对外协作以及项目整体的质量把控不符合预期连续3.25分(绩效不达标)后,我和剑清还有HR就已经开始和他沟通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沟通过程中,李超先是同意解除合同,公司给予赔偿金,后又以家庭负担重、不希望工作经历断开等理由反悔。最终我们考虑到他提及的家庭负担,同意李超在确保正常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待满财年、拿到SERs后,主动提离职。

但到了2020年3月底,财年绩效考核时,李超的绩效依然是3.25分。稍微说一下我从剑清这里了解的李超这半年(2019.10-2020.3)他的工作状况:春节前后疫情爆发,公司开始大规模远程办公,李超的工作产出糟糕,负责的工作多次出现延期、产品验收不通过等情况。

进入4月疫情稳定后,团队绝大部分同学均已回园区复工,但李超以慢性咽炎、柳絮过敏等各种理由,仍未返回园区工作。HR多次联系他,要求沟通绩效,他表示不需要沟通,对绩效再次年度3.25是有预期的,并称正在另一家公司的面试流程中,需要走完流程5月中离职。4月22日下午,HR再次联系他,他表示5月中旬如果还没拿到 offer,还要继续留在公司,如果公司希望他走,就让公司解约给他经济补偿金走。

在多次沟通未果后,剑清他们忍无可忍,作出管理决定,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并发起辞退流程。事情就是这样,这不是所谓的「提前2天辞退」,而是迟到了180天的解约。

第二,关于「因言废人」问题。李超入职后,在阿里内网的确有很多言论,但这些言论,从来没有被删帖。至于在离职过程中收回内网权限,是因为确保数据安全的考虑。事实上,阿里内网始终鼓励畅所欲言,这些年来,内网上即使给创始人、合伙人扣分甚至实名反对的声音也不绝于耳,但据我所知,从未有人因此而因言获罪一一因为我就是这其中之一。阿里文化倡导的是简单直接,这也是这十几年来内网一直的风貌,故意把自己因为绩效不好而引起的离职和内网言论挂钩,这是诛心。

第三,在这个事件中,我作为管理者,这几天一直在反思,本该在半年前就协商解除的劳动合同,为什么一直拖到现在才解除,在一个不该巧合的时间点,给一些「误会」创造了存在的土壤。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一位同学的消极怠工,而导致团队其他同学被动协同、影响整体项目进度,这对其他努力工作的同学是极大的不公平。我愿意承担此次管理上的责任,也希望其他所有的管理者引以为鉴。让真正努力付出并取得业务结果的同学得到认可和奖励,对于不该妥协的行为决不妥协,这才是一个团队得以良性发展所应有的公平。

网友态度分裂

事件发生后网友进行了热烈讨论:



从网友的评论来看,两边都有支持者。事情才刚刚发生要知道究竟哪一方有理还要等后续更多信息的公开。

李超再次回应

4月28日晚间,51CTO 以檀汐李超花名的身份发布回应,内容如下:

当事人最新回复:大家好,我是当事人檀汐。
来对玉伯的回复逐条回复:

  1. 所谓“拖延”,就有一个约定时间,那这个约定时间是什么?是否有附加条件,请正面回答(我的答案是 4.26 号股票归属后,我没有等到这个时间,何谈“拖延”)
  2. 绩效结果不合格,首先,完全是你们的一面之辞,本身我有多个团队的转岗邀请,无奈被公司的“第 22 条军规”所限,第二,我的能力在其他公司的面试中没有任何问题,至于家庭负担重,是彻底的谎言,我从未表示过这个,在你们面前卖可怜,虽然大家都有家庭负担,但以阿里p8层级的收入状况,我相信还没到局促的地步。而且我从未担心过不好求职的问题,如果我有担心,早就息事宁人了。
  3. 关于复工问题,我只是按照诚信原则,如实的在钉钉填写我的鼻咽炎或感冒状况,阿里入园都有一个园区码,该码一直是红色,无法进入园区,难道你要求我隐瞒自己的健康状况,或者让我强行闯入办公区?
  4. 根据 11.18 号的约定,“我的股票归属之后我主动提出离职”,而此时股票尚未归属,hr在两天内三番五次给我打电话(共计 9 次),逼迫诱导我立即提出辞职流程,甚至在电话中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教我如何操作,难道怕我找不到离职申请的按钮?此时,我对 hr 和主管已无任何信任(这也是我拒绝绩效沟通的原因)
  5. 同时,我也非常疑惑,距当初约定日期已近,且hr要求的最后工作日是 15 号,此日期远在股票归属日之后,如我提交离职流程,从系统上看,完全是我个人在股票归属之前提出的离职。同时,hr 并未给我任何纸质的承诺,所以,一旦我提交离职申请,而系统中的最后工作日又被更改为归属前,我将完全无法证明,我是在股票归属前被动离职,所以我拒绝了 hr 的要求。
  6. 主观上,我从未考虑长期拖延在这个部门,我有多个部门的 tl 给我的转岗邀约。我的能力既能胜任阿里其他部门的工作,也能胜任其他公司的岗位。
  7. 因言废人的问题,我最初想法确实和玉伯一致,直到有一次,玉伯把我跟时任主管(玉伯的下属),拉到一个小群,对我表示,阿玺(玉伯上司)非常生气。玉伯要求我做出半年内不准在阿里味发帖的承诺,请问玉伯,你是否敢以阿里的诚信价值观保证,绝无此事?或者说这就是你口中的“畅所欲言”,我认为,我的后续绩效也跟此非常相关。
  8. 我在最初回到蚂蚁时,对于玉伯的认可与指导非常感激,然而我明显感觉到,自从那次内网禁言的约定后,他对我态度的变化,所以,我对此之后的绩效结果非常不能认可。 后记: 玉伯,你说这是迟到 180 天的解约,我倒是认为,这是我 730 天的职业生涯的浪费,我需要检讨,不该为这点股票,又搞出这几个月的等待(虽然这是我应得的),继续留在一个,价值观不正,违背约定,逼迫员工,并向全体阿里人撒谎的团队。

最后,以我这次的经历,奉劝各位前同事几句,关于股票激励,我现在无任何证明文件,劳动合同竟然只字未提,所以,请提前打印纸质版本股票激励的协议,并请公司加盖公章,以备不测。其次,hr 对我们的任何承诺,必须要求提供纸质版,这也是通知我离职的 hr 对我的一个人生告诫(这个告诫倒是很真诚) 檀汐

《阿里P8码农质疑 花花董花花 微博被控评后被辞退》原文:
https://mp.weixin.qq.com/s/O_…

作者:宗恩